主题我与仙女有个约会—年宝玉则徒步记
 作者草草儿
 时间2016年08月15日 12:33:31
  

 

前段时间看了《酥油》这本小说,再加上正好是甘南川西北地区自驾回来一周年(2015年6月底),闲暇时间,忍不住的想念藏区,想念高原了。
若是问我,去年这次旅途,最难忘的是哪里?呵~那可多了,大金县的鱼,丹巴的温泉,道孚的油菜花,色达的房子,花湖的云……然而我最念念不忘的是年宝玉则。
年宝玉则在果洛州久治县。我们一行六个人,阿辉是司机,飘逸姐、小简、童童哥、阿拉饼以及我一直赖在阿辉的车上。一路从因修路而颠簸的色达翻山越岭过去,车子开了很久,似是永无尽头。然而翻过一个海拔4500的垭口,右手边忽然出现了一片类似于石林的地方,后来我才知道内个地方就是年宝玉则;左侧是一片高原草地,在高原上,没有灌木,大多是绒绒的青草,所以黄花绿绒蒿的出现让我很是惊讶,我觉得这种花开起来后的美丽并不输于郁金香,而且,它的花瓣质感很好,如绸缎般光滑细腻,所以当好几十株这样的花儿含苞待放又如未嫁少女般亭亭玉立在高原上的时候,真真的带给我许多感动。所以,我至今记得那份惊喜。

正常在高速上开车,想来速度也不低于120迈了吧,高原司机师傅才不是,不是高速胜似高速,他们开车的方向跟他们脾气一样的耿直,他们开车的速度跟他们的热情一样的。所以,当我爬在公路上摆拍的时候,远远的对面过来一个车子,我未及细想,便从公路上爬起来往路边走,想来我是英明的,因为藏族司机大哥并没有因为路上有人而有半分减速,而是伴着一路的喇叭声呼啸而过。公路照是不敢再拍了,路边有路界碑,忍不住上去嘚瑟,让阿辉帮我拍照。然而越着急越搞不定,从路界碑上跳了好几次,并没有特别出彩的照片,反而由于跳的时候太浪费体力和缺氧,脑仁后面的大血管随着心跳的跳动开始胀胀的发痛,是的,高反来的猝不及防。不如上车休息。阿辉调皮,待我马上上车时,阿辉忽然把车往前开走了几百米。看样子是不准备倒回来接我了,于是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始高原跑步,不得不说在4500的高原跑步真是一种超级销魂的经历。。。上车后,脑仁后面的大血管和前面的两个鬓角都开始剧烈的疼,心跳每跳一次,我就能感觉到头痛一次。心里默默一惊,看来还是高反了呢。一个车上,我和童童哥都有高反症状了,我忽然开始担忧,不知道第二天会不会好起来,如果好不了怎么办?真的就不转湖了么?阿饼好玩,一边戏谑的看着我们,一边漫不经心的说,这个高度你们还不注意,这个玩儿法不高反才怪~

到年宝玉则景区大门口的时候,恰巧阴了一天的天气忽然放晴,太阳出来了,柔和的阳光抚摸着开满黄花的草原,温柔的如情人的呢喃。年保的美一下子展漏无疑,她如此温柔又如此与世无争。

不及细看,需要尽快确定住的地方了,可以住酒店,也可以住藏民的帐篷。然而6个人里面2个人高反了,还是不住帐篷了。所以,唯一可以住楼房的地方是景区门口的年宝玉则大酒店。好大一幢楼,里面没有人,喊半天出来一个藏族帅哥。
“帅哥~”
“哦啊!”
“你们前台的人呢,我们想入住啊”
帅哥挠挠头“要住宿吗?”
“嗯~”
“哦啊,你们等下”
漫长的等待,出来了一个藏族妹子,妹子能说简单的汉语,然后顺利的办理了入住。
本以为晚上美美的洗个澡就可以去睡觉了,不成想,房间里热水是没有的,凉水呢,也是没有的。
我去问前台妹子:美女啊,你们家没办法洗澡呢!
妹子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们本来就不能洗澡啊。
我有点蒙:那你们平时怎么洗嘛~
妹子说:哦,我们啊,我们都去县城洗啊~
我很开心:要不我也去县城吧~多远啊,离这里?
妹子说:没多远,50公里。
我:咕。。。那算了
闷闷不乐的回到房间,想着怎么收拾一下自己合适,小简和飘逸姐说他们房间最起码有凉水,可以洗脸的,凑合着洗了个脸,然后去吃饭。饭菜并没有想象中的好,菜是凉的,饭是馊的。唯一好吃的是素炒土豆丝,冒着淡淡的热气。不管怎样,多少垫吧两口,不让自己肚子太饿。窗外的太阳逐渐看不到了,开始冷了,穿着羽绒服才觉得舒服一点。就这样,伴着半饿的肚子、冰冷的空气回房间睡了。睡得好,对体力恢复也是极有好处的。

仙女湖上篇
第二天早起,美美的睡了一觉,高反症状有缓解,但是没有彻底消失。寻思可以吃点好吃的然后去美美的看景。起来发现酒店又没提供早餐的,不得已去门口小卖部买了桶装方便面,然后用70度的水泡了。本是没什么胃口,想到当天活动强度还是蛮大的,多少得吃一些。
天色并不好,早起居然微微的飘起了雪花,不得不穿起羽绒服。身上没背吃的,只背了一瓶水。从景区门口开车进去,一直到没办法再开的时候,下车往前直走,忽然发现湖边有一队祈福的喇嘛,盘腿坐在湖边,低声有序的念着经文,藏民拿起成把的风马,嘴里发出“啊呵呵~”的声音,然后将风马扔向天空,风马飞起后分散开来,纷纷变彩蝶,随风飘散,祝福犹如雪花散落于心间。旁边生了一堆火,有藏民在煨桑,我是爱极了藏民煨桑的味道的,柏树枝,青稞粉,风马,各种吉祥的物品一起放到火里,空气中瞬间弥漫起桑柏与青稞味,微微的熏,淡淡的香,随着鼻子里飘进来的丝丝缕缕的味道,心也随之变得踏实和安宁。不多会儿,头发发隙里,衣服褶皱中,全都沾染了桑柏香。

天色尚早,眼看着仙女湖的另一边触手可及,而我的高反症状亦有所缓解,想来可以走一走。于是顺时针方向向着终点走去。仙女湖的水清澈见底,有藏民在湖边喂鱼,彼时有讲过“过江之鲫”,想来是一点不差的。大的小的各种,唯独没有红色的。一个藏民很可惜的说:去年这里还有多多的大鱼呢,今年没有出来哦!今年的鱼都小了。希望明年你能再看到~

越往前走,天气越好,慢慢的雪变成雨点,再慢慢的雨点停了变成许多许多的金黄的阳光。高原上的阳光不似平原上的阳光,它的出现就是要告诉人们什么叫热烈灿烂。没两分钟,我就穿不住羽绒服了,单穿一件衬衣,依然觉得热浪灼灼。6,7月份正是高山杜鹃开的热闹的时候,一路的灌木丛,全都是杜鹃,开着紫色的花,是眼睛的一场饕餮盛宴,蓝的天白的云清的水,绿的树紫的花还有美美的心情。我觉得,于我而言,这便是最美的六月天了。但是我忘了谁曾经说过一句话: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来形容我再贴切不过了。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下雨的原因,杜鹃丛下的路并不好走,下面是一大片沼泽地,坑坑洼洼,地面上全是水,或许看着前面是草可以踩,结果一脚下去水就没过鞋面了,拼着力气保持身体平衡,收脚回来以后,鞋底和鞋帮沾满泥巴。所以,一路跳来跳去的走,一路默默的沾泥巴,甩泥巴,太阳又大又晒,感觉体力被消耗的很快,杯子里的水已经下去小半杯了。

当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到达仙女湖的另一侧时,已经快中午了,我已经没什么力气了。用了吃奶的力气,撑起伞瘫坐在柔软的沙滩上,莫名觉得人生很圆满,身后是年宝的石头山,上面有水泻下;眼前是美丽动人的仙女湖;靠近岸边的地方有成群的小鱼悠闲的游着,伸手去摸时,他们却调皮的躲开了。一切都很美好的样子。湖水很干净,几百米的海岸线看不到一点塑料制品;偶尔有纸质的风马飘在水里,软软绵绵的,仿佛碰不得一碰就伤心成渣了;水里清澈见底,仿佛高原儿女爽朗炽热的性格,把最好的都奉献给你啊;鱼儿们就在这里游来游去。也不会有人捕捞,他们过的自然率性。

仙女湖下篇
休憩半晌,身体的力气逐渐恢复,是时候往回走了。阿饼建议原路返回,然而本着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原则,以及顺时针转湖一圈的想法,还有原路退回的话还要在灌木丛里跳来跳去,我建议绕湖走一圈,阿饼好无奈,但是也同意作一下。所以,我们齐心协力做了一个伟大的错误的决定,如果说我上午走的是口字型的一个边的话,下午就要把三个边边都走完,才能到景区门口。我想我当时一定没想明白这个道理。
仙女湖离妖女湖并不远,有宽阔的河道相连。河道两边依然怒放着各种颜色的花儿,然而我已经审美疲劳。。。两个姊妹湖连接的河道极宽,大概有几十米的样子。想过去,要么骑马要么湿足,纠结了下,还是准备淌水过去。把登山鞋脱下来,袜子脱下来,然后把两只鞋挂在脖子上,把裤子挽到最高。深吸一口气,伸脚去探水,在脚刚碰到水面的一刹那,我嗷的一下就把脚收回来了(之所以嗷的一下,是因为忍不住叫了起来),水太凉了,是雪山融水,冰的。看着阿饼,阿辉,飘逸姐和小简都开始趟河,我也不能太落后啊,于是咬着牙下水,下水后前几步我嗷嗷的叫,水太冰了,水底的石头没有土覆盖露出了本来的形状,粗砺而尖刻,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切肤之痛,冰加疼。我个子矮,在水里水都要没过膝盖了,加上水底不平水流湍急,走起来摇摇晃晃,好几次差点摔倒。阿辉腿长,走起来没啥压力,这个讨厌的家伙,看到我走的这么不稳当,一边走一边开心的往我身上泼水,急得我吱哇乱叫,他在一边拍着手乐。几十米的路感觉走了很久的样子,等走到对岸我觉得自己的腿都快废了。于是一屁股坐在对岸的草地上,伸着腿晒太阳。防晒?别闹了,赶紧让自己暖和起来才是正经事。

虽然很冷,我还是忍不住的要夸奖一下这片草地,称她为黄地毯一点不为过,因为一水儿的黄色小花,她们在高原上怒放着,一个挨着一个,一个挤着一个,把天和地之间接起来了,周围是柔和的绿,她们是耀眼的黄。灼灼其华,耀耀夺目。在天地间开的任性自我。而且,由于保护的好,这边一点人为的痕迹都看不到,这是个多么清净的世界,多么美好的存在~

环湖的路漫漫且长远。我中午没饭吃,一点热量都补给不了,初开始大家一起走,在我觉得我体内的能量供应不足的时候,我休息的频率开始增加,最后一个人拖在队尾。太阳直直的照在高原上,周围一点风都没有。一个人走的时候时间会延长,路会变长,也特别容易感觉孤独。

等我歇了好几次以后再抬头已经看不到人了,而我才走了不到五分之一的路程。由于没补充到热量,整个人都不好了,蔫头耷脑的,肚子里空虚的赶脚越来越严重,鞋子越来越沉,水剩下不到一半,不能再随便喝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周围静悄悄的,只有湖水偶尔拍打岸边的声音,最重要的是手机给阿辉拍照的时候让他拿走了,我忽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有那么一瞬间我好想哭,但是微微高反,体内的水分也不是很充足,加上连啜泣的力气都没有了,想着哭完剩下的路还得走,而且哭了更费力气,所以揉了揉干涩的眼睛,一屁股坐在石头上休息。看着看着,我忽然发现对面的山上隔不远就有一块明显的大石,可以把湖岸线均分成4份,所以想到只要给自己设置短期目标就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先走到第一个大石头那边,走完四分之一就可以休息。一边给自己加油一边赶路,风景挺好的,这样的经历太难得了,我这样安慰自己。

然后是第二个四分之一,对,走完这块就走了一半了,尽管我是个胖子,但是我的脂肪转化成能量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我几乎不是在走,而是在爬。而且没人陪我一起走,感觉越来越孤独。孤独是旷野的毒药,我开始胡思乱想了。背上的包不是很沉,但是我一点都不想背了;我想我要是原路返回就好了,沼泽地晒一晒说不准也没有那么难走了;我想我的鞋要是再轻点就好了,我就可以不这么辛苦了;我想如果有马我一定拦着它不许它过,然后爬到马背上让它带我回去;我想要是仙女湖有船就好了,我离景区门口这么近,划船一定很快就过去了;我想如果我有翅膀,我就可以飞一段走一段,不要这么辛苦了;我想要是我带吃的就好了,我体力还能恢复过来;我想我下次一定要带很多很多吃的和喝的,不让自己饿肚子;我想我晚上一定要吃很多很多好吃的;我想我为什么不带个对讲或者留个通讯的设备;……我有很多很多想法,任何一个想法如果实现了,我都能不用这么辛苦了,然而并没有。太阳依旧在晒着,露出来的耳朵被太阳晒得辣辣的疼。后来,然而,我真的遇到几个骑马的人,我好羡慕,我心里默默的希望他们邀请我一起上马骑回去,他们并没有;我想自己骑一匹回去,然而马队已经没有多余的马给我骑了,我只能默默的看着他们走远,忽然很崩溃有木有!

第三个四分之一,对我来说简直是刻骨铭心的回忆,因为怎么都走不动了,所以几乎就是一步一喘气的节奏。然后默默地脑补了一下各种好吃的,我觉得我的状态还行,就是走的慢,也没有力气了。所以,我已经没有力气胡思乱想了,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原来我以为这个境界好难,后来总结是发现这种难以达到的境界在极端情况下真的是可以出现的。忽然一首以前不太熟悉的歌的旋律一直在脑海里回转,赶都赶不走,我是出现幻觉了么?我会不会挂掉啊啊啊啊,我怎么能挂掉,人生这么美好!老子还没过够啊啊啊。所以,我缓了缓,把水喝的剩下了一丢丢,继续吭哧吭哧的走,我也不记得走多远了,感觉天地间就我一个还在出气儿的活物了,感觉再这样下去我都不会跟人交流了……忽然出现的人声把我吓了一跳。结果是后面有个队伍跟上来了,一二三四五…都超过我了。在超过我的时候我及时问了一句,请问,有没有吃的?一个小MM默默的掏出了一把糖。糖唉~所以,如果你问我幸福是什么味道的,那么就是那个味道的,曼妥思,葡萄味。感谢你,善良的小妹子~

又是一边走,一边默默地在心里埋怨自己为什么不把手机留下,现在根本就联系不到任何人了。太阳依旧在晒着,曼妥思的味道逐渐在嘴里和血液里流淌又逐渐消失,对我来说,寻找热量已经不是最主要的了 ,更重要的是停止消耗热量,减少自己胡思乱想的想法,把热量损耗降到最低。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一点点的挪到了最后的四分之一处。路面逐渐的开始开阔起来,从杜鹃丛中走出来的我,看到宽阔的草甸子,忍不住开心的笑起来了。旁边有声音,不大,扭脸看去,不远处几个藏民正在杜鹃丛中,低着头在山上寻找着什么。
“大哥请问您在干嘛呀?”
“我们在找贝母,川贝母。”
“川贝母?治咳嗽的内款药吗?”
“哦啊!多多的贝母可以治咳嗽”
“我能看看贝母长什么样子吗?”
“哦啊,你看嘛~”
藏民每个人腰上别了一个小口袋,给我看的藏民的口袋里有小半口袋贝母,白白的,像珍珠一样很可爱。
“大哥,顺便问个问题”
“哦啊,什么问题嘛”
“这里走到门口还多远嘛,要不要骑马”
“不要骑马,不要骑马,这里走到门口没多远啦,路上很好看的,全都是花,美得很呢”
听取了藏民大哥的意见,我决定赏花赏景溜溜达达的走过去。
前方果然一大片开阔的草甸子,上面的花花草草毛茸茸的,走在这种路上让人心旷神怡。因为没有太多的上升太多的山路和崎岖,接近下午,阳光柔和了起来,加上没有多少路就走到门口了,脚步也逐渐的轻快了起来。
走到草甸上没多远,碰到个骑马的藏族帅哥。
“美女,骑马的不?”
“谢谢了,不骑了”
“你后面还有人么得?”
“我不知道呀,你再看看呢”
“哦啊,好的哦”
这个心情大概就是,我最困难的时候你没出现,现在我也不骑马了!内种感觉。
半路上与另外一个队伍里的小伙伴遇到了,搭伴同行。有小伙伴们的相伴,一路同行竟不觉得路程有多长。
眼看着就走到停车的地方了,半路上有条河,从仙女湖出去的河,河水清澈,里面有冷水鱼游来游去,有一尺长的,半尺长的,还有小小的鱼仔们一群群的游来游去。目测深度在膝盖以上,宽度大概几十米的样子。如果淌水过河,未免再在冷水里走一遭,况且现在太阳偏西,且已经阴天了,过河以后未必脚能马上干透,再加上还要脱鞋很麻烦。心底里有个声音说,no,不想拖鞋。好吧,那就再走走看看,看看下游有没有可以跳过去的地方。
下游并没有可以跳过去的地方,不过有2个藏民,1匹马。
“美女,骑马过河的嘛?”
“嗯,多少钱呀?”
“20块钱”
又看了一眼马,马身上没有马鞍,只有毡子做成的垫子,感觉是随随便便搭在马身上,也没有固定。简陋是简陋了些,但是,但是好歹不用淌水的呀。
“嗯,没有马鞍,我怎么上马呀”
“哦,这个嘛,好说”
两个藏民忽然过来一人抱着我的一个腿,我嗓子里的“啊”还没有完全爆发出来时,就被扔在马背上了,就酱紫了么?藏民大哥让我抓着马的鬃毛,可是马并不情愿让我抓着它,它脖子伸的比较远,偶尔低低头。就这样,开始了我的第一次骑马之旅,心里默默的写了个囧。。。缰绳在藏民手里,手里没可抓的东西,好没有安全感。。。我这颗忐忑的心啊~马开始走了,我的心随着马的步伐紧-张-跳-。。。。藏民好像不怕水,他们穿着胶鞋直接淌水毫无压力。
虽然我有些紧张,但是整个骑马过河的过程还是比较顺畅,我看到河水的波澜,我看到河里的大小鱼儿不情愿的给马让路,在马腿的周围游来游去,我看到河底的鹅卵石,河底的砂砾。骑马是很快,没用多长时间,马上就能到河对岸了,然而由于一路没有很好地抓到马的身上,我的身体已经坐的不太正了。我希望在藏民大哥的帮助下,赶快从马背上下来。马刚刚上岸,我还没来的及说—对,就是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候,马受惊了,开始不安分的跳。我啊---,还没喊完,我觉得我的世界好像转了个角度,我的身体也开始自由落体-在我能反应过来之前,我就妥妥的被马儿摔在岸上了,左腿和左半拉PP表示很受伤,开始钝钝的痛,我离河水大概有0.5米的距离—其实没有掉到河水里已经是万幸了。谁的名言来的?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干脆在地上躺一小会儿吧,我好累~~
躺了片刻之后,觉得人生还很美好,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譬如找个好吃的饭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什么的。挣扎着爬起来,前面是个小草坡,爬上草坡,我我看到阿辉~
“草草~终于等到你了噻~”
“阿辉,阿辉,我终于走完了啊~”
“嗯嗯,快来,大家都在等你了~”
心里顿时觉得暖暖的,感谢阿辉,感谢小伙伴们,你们总能给我温暖的力量~~

所以,后来,就是一顿温暖的大餐了,然后是一个美美的觉。

批评与自我批评:
1、高估自己的体力,低估高原的天气状况,仅带一瓶水去转湖,还是有风险的噻;
2、没有背应急食品的习惯,这个很不好,万一再出现这种情况,连应急的措施都没有;
3、手机、对讲机应该随身携带,万一有问题,能联系到大家;
4、不要觉得身体好就可以在高原上作了,万一高反,太影响体力了。
就酱。
 


我与仙女有个约会—年宝玉则徒步记[20.8k]
草草儿 16-08-15 12:33:31
高估自己的体力,低估高原的天气状况,仅带一瓶水去转湖,还是有风险的噻;[0]
一直走 16-09-21 16:2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