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三个人的贡嘎小分队--2016年十一活动
 作者草草儿
 时间2016年10月23日 22:19:03
  

 

10月中旬的某一天,朱队在微信里怂恿,草队,组个看片会啊!
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朱队,人家还没写完游记呢,写完游记再看片会!
朱队痛心疾首,艾玛,写完都猴年马月了
我一脸不屑的说,呸呸呸,我写的没那么慢的好不好!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猴年马月好像刚过去。。。不过。。内啥我真的很慢内。

然而时间过得真真的快,一个月之前翘首以盼的活动,就酱紫,愉快的结束并且成为了欢笑、疲累、感动的一段回忆。那么,我要开始转动回忆咯~搬个小板凳做好听我讲故事吧,
一言既定,万山无阻。说好的去贡嘎就去贡嘎,这个世界没有矫情就没有伤害;不作死就不会死。

9月25日,北京飞到成都,顺利的不要不要的。出飞机以后贪婪的吸了口温润的空气,我回来了。成都于我,与其说路过的城市,不如说是心灵的驿站,这个驿站有很多好吃的……
(旁白:当然了,其实作为一个吃货来说,哪里有好吃的哪里就是心灵的驿站,比如我现在还念念不忘南京的鸭血粉丝汤和武汉的热干面。)

9月26日,我知道某小伙伴是早上飞成都的飞机,而之前也没有跟他一起在成都耍过,这次有大半天的时间可以在成都玩耍,所以还挺开心的。
早起给小伙伴联系了下问是否顺利,出乎意料,小伙伴表示,额,在机场出了点问题,正在协调。本以为以他的能力完全能搞定这些问题,但是再隔了半个小时问,小伙伴很崩溃,说由于航空公司机票卖超了,所以他的机票出超了,然而航空公司耍流氓不给解决,一直到我敲这段话的时候航空公司也没有给小伙伴返回票价。当天天气也不好,朋友圈里的北京已经是电闪雷鸣。机场恰巧有这样一块牌子:天气改变命运。小伙伴运气不好,天时地利人和,没占一个有利条件。协调一小时以后,小伙伴已经无语了,然后不得已放弃了。
这次贡嘎本来发帖约到了好几个小伙伴,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大家都没办法参加了,当时可以参加的是四个人,小伙伴不来,只有三个人了。三个人的贡嘎小分队。

9月27日,成都到康定。一如上次去康定的天气,康定带着氤氲的雾气和细腻的雨丝迎接了我们,像个淳朴细腻的藏族少女。到老登巴客栈后,2000哥、地球和我碰了下,有三个方案:继续雇马,之前跟马帮大哥问过,他说雇马至少一个向导三匹马,加上来回的费用,还是一笔不算小的开支,不太划算;还有一个方案是直接重装穿越,因为原计划是29日进山,若是重装穿越的话,提前一天进山,把时间拉长一些,出山的时间跟之前一样,缺点是大家虽然都走过高原,但是正儿八经的高原重装都没走过;还一个方案是,马帮那边30日有个海南的队伍,我们也可以等30日海南的队伍来了以后再跟他们一起走,缺点是对方未必想跟我们一起玩耍。不到20分钟,我们仨就确定了,其他方案好麻烦,不如直接重装进山。

方案确定了就好说啦,接下来就是去采购了。由于之前定的方案是雇马帮,马帮帮我们租了气罐和炉头,所以我拍着胸脯跟大家说不需要带炉头和气罐,带饭盒就好了。特别称赞下地球和哥,都好有危机意识,地球包里有个小小的炉头,哥带了套锅。我这个吃货只带了乐扣的饭盒,顺便鄙视下自己。

康定虽然不大,但是啥都有,去当地最大的超市里采购了未来几天要吃的食物,精确到克。
我问,地球,你说我能背个毛巾吗?
地球拎了下毛巾,说,130g左右,去掉塑料卡子大概100g左右,你确定你要带?!
我……!不确定
我们仨每人每天准备100g的挂面,用克数倒推回来,买了挂面;收了咖啡、红糖、巧克力粉……然后,我们居然没有买肉。没有肉,简直让我哭晕在厕所好嘛……
户外店里气罐什么的也都有,买了一大一小2个气罐。妥妥的。
顺便给我这个进山都不带抓绒的二货买了个抓绒。

9月28日,进山-两岔河。前天晚上准备了许久的材料,早起重新打包,收拾出来了很多很多没用的东西(比如我居然带了3支口红1支簪子,好尴尬),留存下来的都是肯定能用到的东西,其他的都寄回去。。。简直也是对自己佩服的不要不要的,我收拾东西的时候都收拾了些啥?上午处理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中午吃完饭以后就进山。
带我们进山的拉姆姐姐,一位很漂亮的藏族大姐。车开的很好,人也很好,一路聊得很开心。比如海螺沟,拉姆姐姐说她不喜欢海螺沟,因为那边的冰川里面夹杂了很多沙土,脏兮兮的不好看。过了老榆林(好可惜没有去老榆林泡温泉),车就一直在河的旁边走,应该是贡嘎的冰川融水了,水量很大,也很干净,水面开阔的地方有浅滩,浅滩里的水的颜色有些浅绿、浅蓝色的感觉,有点九寨沟的赶脚,可美呢。老榆林的水电站有2个,拉姆姐姐一直把我们送到最里面的内个水电站,讲真,她蛮仗义的,因为很多司机耍赖就把客人送到第一个水电站那边,第一个水电站离第二个水电站还挺远的,走2个小时差不多。给所有耍赖的司机问候一句,丫丫个呸的。

其实在往水电站走的时候,我有种矛盾的心情,就是很期待又很不希望到车程终点的感觉。一颗忐忑的新随着车身颠簸来颠簸去,该来的还是会来,从拉姆姐姐拉起手刹,以漂亮的姿势跳下车的内刻开始,我就知道,坐车坐到尽头了。反正都这样的了,估计再挣扎也没什么用了,所以下车磨蹭磨蹭,吃个苹果。

想再磨蹭磨蹭,被催起了:好了好了,走啦!再不走天该下雨了。瞅了下天空,正如我的心情,一半晴朗,碧空如洗;一半阴霾,阴风乍起。用力吸了吸鼻子,调好登山杖,背起包包,走你!这会儿的我还是很有心情欣赏一下沿途的景色的,美美哒。让我吃惊的是,进山走了半小时的路程,就能看到路边的树上挂满了松萝,而松萝对环境的要求极其严苛,就是空气稍微不好,它就不会生长。我还很开心。
走着走着遇到几个浙江的大叔、大哥、小哥,几个人很欢乐,一边抽烟一边嘚瑟。告诉我们他们昨天晚上睡在了牧民家的帐篷(后来被证实是下日乌且村的牧民家),这是我们当天碰到的唯二的队伍中的之一。另外一个队伍在过河的时候遇到了,三个男生,后来得知一个是画家,一个是军人还有一个忘了是做啥工作的,反正是三个很有情怀的文艺男,在我们经过的第一个营地那边捡垃圾。后来,我们就没再遇到过他们。

继续往前走,居然发现了红石滩,好漂亮。然而我忘了谁跟我说过,体力一定要好,否则,强度大了之后就不会有力气去看景色了,真理。因为我虽然看到了红石滩,但是我更感受到来自肩上的强大的压力。往前走,越走不动就越走不动。
一路走着,阴霾逐渐变成了阴天,从零星的几点雨变成了沥沥拉拉的雨,然后稀里哗啦的雨。我和地球在沥沥拉拉的雨的阶段披上了雨衣,哥用的是雨伞,一把小黄伞,好文艺,嗯。在雨中行走不是一件幸福的事儿,我们从稀里哗啦走到噼里啪啦。天色开始有点发暗,看轨迹应该走了8公里不少,应该离两岔河营地不是很远,我已经走的很疲惫了,走几步就需要休息,而且是内种把身体的重量都压在登山杖的休息。哥看看天色也不早了,说,不能再走了,找个营地休息吧。于是边走边寻么,前方不远处有一块特别平整的营地,草也长的细密柔软,睡在上面应该很柔软吧。
雨愈发的大了。哥让我们迅速卸包,然后他把A帐拿出来,我也卸包了,为了不把包里的物资淋湿,我把雨衣脱下来放在两个包上,然后去搭帐篷。三个人七手八脚的把帐篷搭起来了,然后迅速把东西放到帐里。哥的帐是自由之魂的精灵,空间很大,三个包,三个人坐在里面绰绰有余。进去后我们才有时间检查下自己的情况。搭帐篷大概用了3分钟的时间,就在这3分钟里,我的裤子已经被雨淋湿了,我想他俩也好不到哪儿。让人更郁闷的是,匆忙中搭起来的帐篷,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搭出最好的效果,本来人在帐篷里坐着小马扎都是没问题的,但是现在坐着马扎,头就顶到帐篷了。我跟地球坐在地上,看着坐在马扎上的哥,他的头挨着帐篷,还有水嗒嗒下来。我猜哥一定很郁闷,因为一路都很正常的哥说话开始带脏字了。。。额,好尴尬。
外面的天色开始逐渐的变暗,雨并没有小的意思。不能这样等下去啦,该做饭就做饭吧。于是几个人在包里一通倒腾,找出了相关的东东。于是,嗯,当地球把炉头拧到气罐上的时候,炉头一直在刺刺的漏气,瞬间帐篷里一股刺鼻的煤气味,而且一点停的意思都没有,吓得他赶快把炉头卸了下来,由于液化气气话太快,地球的手被冻在炉头上了,而且手上粘巴巴滑溜溜的好恶心,赶紧催他去洗手;一个气罐有问题,另外一个气罐总不至于有问题的吧,这次我自以为聪明的戴上手套说我来试试,怕又有问题,我把半拉身子探出帐篷,然后戴着手套拧。结果?呵呵,当然是然并卵了。我嗷嗷叫着把炉头拿下来,一脸郁闷的去河边洗手,洗手套。然后三个人一起坐在帐篷里发呆,这,炉头都不好了,气罐都没得用。咋办?地球鸡贼啊,他说,我还带着酒精炉呢。不行就用酒精炉,不过究竟不是很多,估计能支撑我们做2顿饭。尴尬。。。哥也很郁闷,如果明天咱们还是这样,而且找不到补给就得尽快下撤了。折腾了这许久,外面的雨也渐渐的停了,不管,先去帐篷外面想想办法。我忽然想到之前在高原,马帮的小哥们都是烧柴的,于是带着头灯在营地周围寻么干柴。天色已晚,周围的灌木丛影影绰绰,让人心惴惴不安。扯了几个枯掉的树干,然而下了这一场雨,树木都是湿哒哒的,别说烧树干了,就连引火的干草都找不到,用干纸巾当引火,根本就不好使好嘛。心里真的很颓,一晚上不烤火,会冻死人啊妈蛋。趁着不下雨哥和地球都已经把帐篷重新搭好了,空间果然大了一倍。远远地,看着前方1公里处有灯光,好激动,嚷嚷了几嗓子,发现都让水流的声音吞没了;那么用头灯闪啊闪,也并没有什么用。。。估计是从帐篷里透出来的灯光。晚上我们也没办法过去。那也得先吃饭啊。用酒精炉就用酒精炉吧,不过酒精炉真的很。。。慢。在等水开的时候,百无聊赖中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地球,你的炉头是关着的吗?地球一脸懵逼:上次鳌太回来我就没动过不过那会儿是能用的。我不知道我关炉头了没。哥拿起炉头一看。。。地球你炉头是开着的!然后哥把炉头关上:草草你再试试去。于是机智的我又戴着手套去账外拧了一下,结果当然是没问题了。于是踏踏实实的煮面,虽然很难吃,好歹是热的。

吃完饭,外面的天气已经放晴,出帐篷的时候 ,外面的星空低垂,星星一个个的撒在夜空里,特别美。远处能看到雪山了,按照位置是小贡嘎,身姿挺拔,颜值很高呢。晚上回帐篷的时候,穿着袜子踩到了湿哒哒的手套上,于是在睡袋里暖了半晚上的脚,等袜子干透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9月29日,两岔河-上日乌且,高反高反。早起发现天色放晴,很开心的要做早饭但是没多久飘过来一块云,然后一会儿飘走,我的心情也跟着云飘来飘去……我不想被雨浇啦!还好,我们慢慢的吃完早饭以后,太阳逐渐出来了,等帐篷、雨衣都晒得差不多了以后才走。想来高原的天气真的是多变啊,天色晴朗,我的手套和裤子在出发的时候都还是湿嗒嗒的,但是在走了不到一小时以后都干的透透的,爽!开心!我做人就是这么肤浅,阳光一晒心情就会好好哒。

出发后的一向体力最弱的我反而走到了最前方。我总是回头看看地球和哥,地球还好,在我后面不远,但是哥离我们比较远了,而且我看他状态很糟糕,总是走几步就要停下来大口喘气,跟昨天累P了的我一样。我没有出现过这种高反症状,但是也知道是极其难受的。于是偶尔停下来吃点坚果,补充点体力。天气也好,且行且珍惜。

从两岔河营地一直顺着河往上往右前方走,过几座桥,翻过个小小的垭口,不远就能看到下日乌且的营地了。前方有几个牧民搭起来的帐篷。我们走过去以后,大家互相打招呼:扎西德勒。牧民大哥邀请我们去他家帐篷里坐坐。我们进去以后,他就问我们喝不喝酥油茶、酸奶。好的好的,要的要的,谢谢大哥。大哥就说,酥油茶3块钱一杯,酸奶5块钱一碗。好的好的。。。顺便看到了牧民大哥帐篷门口挂的腊肉。馋得我,围着肉左右转。看到有块肉上还在滴油,就像我的口水,垂涎三尺。。。我一脸期待的看着哥,哥,我们待会儿买点肉吧,好吗?哥已经累得在藏民家的铺上北京瘫了,懒得理我。地球不置可否,一心只想喝酥油茶。没出息内,看到肉都不动心。与牧民大哥少聊一会儿,牧民大哥很nice的表示,上日乌且没有马帮的,这样,你们给400元,明天把你们的几个大包驮到日乌且垭口。我们几个商量了下,认为,看明天状态吧,于是给了牧民大哥100元定金,让他明天牵马先去趟上日乌且。

告别了牧民大哥,去上日乌且,路上。。真的。。。很糟心。要沿着河右岸走,一路走,开始还好,中间有一段是碎石坡,路都不足1尺宽。左侧是翻滚的雪山融水,不是特别大,但是很急,右侧是几处摇摇欲坠的大石头。地球一个劲儿的催促我们快点走,理由是,现在刚下完雨,山体松动,右侧的几块大石头有可能滑坡,地球怕出现泥石流或者滑坡的情况。然而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早上吃的东西好像都已经消化完了,在下日乌且吃的内些东西也不怎么抗饿,在爬这个碎石坡的时候我肚子饿,特别饿,没有力气,我想现在要是给我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我会吃的连葱花都不剩。然而我当时就是饿。继续蔫头耷脑的往前走,果然又上升了一个小小的垭口,眼前河面忽然开阔,河流分了合合了分,几条支流最终汇总到一起,左侧的小贡嘎,猝不及防的出现在我们面前,阳光照耀在雪山上,雪山下面是大草原,大草原上分散落着好多好的的牦牛,真的好美好美啊。

不远处就是上日乌且的牧民家,不过他们家在河的左岸,我们在河的右岸,实在是隔得太远。不过前方不远的地方还有几个帐篷,我们真是满心欢喜,跌跌撞撞的跑到那边。帐篷里有三个藏族女人,围着火炉在嗑瓜子。看到我们邀请我们去里面坐。火炉里烧的是上午她们从对面的山上砍下来的灌木,有杜鹃,有松枝,有柏枝。我跟女人们坐在一起,开心的嗑起了瓜子。地球和哥坐在对面。她们也说是为了做国庆节期间的生意所以过来的,昨天刚到,旁边的帐篷可以住人等。她们很热情的邀请哥和地球吃瓜子,哥一开始拒绝了,不过三个人一再坚持邀请哥吃瓜子,哥推脱不掉,说:尝尝。。。三个人很奇怪,这有什么好尝的,跟下面的瓜子一样啊。我已经乐不可支。
没过多久,三个女人的丈夫回来了,都骑着马,帅的的不要不要的。进来跟我们聊天,三个男人说在下日乌且碰到内个牧民了,内个牧民大叔说第二天要送我们的事儿。其中有个叫做扎西的小哥问了句,把你们包驮上去,谁给你们看包啊?我们仨集体石化,是啊,包在上面扔几个小时?咋办?商量了下, 我说我可以骑马上去,看包。然而想到要在4900的地方吹风吹一个多小时,我也是说的好没底气。所以三个男人极力怂恿我们再租他们的几匹马一起上去。这样可以住他们家的帐篷,而且可以用他们的火做饭。天色慢慢的变暗,扎西看了看天,说,今天晚上有大雪哦。更坚定了我们不想自己扎营早饭的决心。后来确定800元,住帐篷,用火做饭,用马驮人,一起的了。定下来了,大家都开心。这天晚上,我们煮了很多面,就着没油的调料,我吃了2大碗。这是我没有吃到肉的一天,mark下。

我们住在牧民隔壁的帐篷,很大一顶。担心他们自己的帐篷住不了那么多人,所以我们在住帐篷的时候,尽量靠拢,留了很大的空间给他们住。晚饭后就会去睡了。晚上地球有点头痛,睡觉前给他吃了片散列痛,估计能睡个好觉。我想我是累极了,钻到睡袋里就睡着了。睡了一会儿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说要打打雪,因为帐篷上的雪太厚啦,挨着帐篷的我根本就没有力气睁眼,但是我能感到牧民进来用手把帐篷上的雪打掉,地球也跟着一起打雪。你们打你们的,我睡我的,我是真的真不开眼,我能感到学扑簌簌的掉到帐篷边上,怎么掉不进我梦里呢,我迷迷糊糊的想。我睡眠并不是特别好。半夜等我醒来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头特别疼,怎么个疼法呢,就是感觉后脑勺的神经在随着心跳一下一下的涨涨的痛,没多久又串到前脑门,再接下来就是前后一起疼。而且我闻到了烧松枝、柏枝的味道,直愣愣的冲进我的鼻腔,充到前额头上,于是前额头一起跟着痛。我很久没有经历过这种头痛的感觉了,痛的我眼泪都快下来了,我百思不得其解,烧松枝、柏枝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呢,牧民帐篷里的味道也不会飘到这边啊。第二天我穿衣服的时候才想起来,由于我穿着冲锋衣在牧民那边烤火来的,烧的就是松枝、柏枝,所以冲锋衣上全都是这个味道。而我晚上睡觉的时候把冲锋衣垫着当枕头,多坑爹呀。当天晚上反正很纠结,我听着账外马儿脖子上铃铛叮当叮当的响,听着哥呼吸很匀称,明天的高反应该会缓解;听着地球一直在睡袋里咕冗,估计也有点高反睡不好。忍无可忍了,我吃了片散列通,默默的数秒数,果然如小朱之前告诉我的那样,不到十五分钟,头痛已经完全缓解。于是开始安心睡觉,不过之前睡得太香了,头疼的太厉害了,所以也一直睡不着。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9月30日,上日乌且-日乌且垭口-冬季牧场。垭口垭口。醒了先在保温杯里泡了半斤米,再考虑起床的事。哥睡醒了已经出去撒欢了,地球还在睡。想了半晌,觉得该起床了,而且由于水晶晶亮透心凉的,我昨天晚上都没洗脸刷牙,最关键的,想要上厕所的愿望很强烈。出帐篷后就被震惊了,全都是雪,昨天都是绿油油的草地,今天全都变成银色的世界了。好在雪都停了,空气中清冷无比。帐篷右侧是山坡,马儿们都在山坡上吃草,想要寻个隐蔽的地方如厕还真是比较困难。我问牧民小哥,哪里可以上厕所呀?他抬手一指,那边。我顺着他手的方向去看,对,也不远,也就500米,中间要淌过N个河面,还有可能有沼泽,到了对面之后,翻个几米的小坡坡,可能才能上。我心里默默地画了个叉叉。。。然后在营地周围走来走去。忽然我发现往前走不远有个能挡住的小坡坡。走起来也没多远,几十米吧,走过小坡坡之后,的确没啥人。呼~你能体会到我的心情吗?后来接着蹦跶回来洗脸刷牙,忍不住想夸夸冰水洗脸,真的能让皮肤紧致哦,我皮肤都开始颤抖起鸡皮疙瘩了。

保温杯泡了一小时的米,用高压锅压10分钟就可以吃。米太香了,我们仨就这两包榨菜把米吃的干干净净,馋的旁边的骡子围着地球转。(所以下山后很久,我都认为大米饭配着榨菜吃简直好吃到爆)。然后收包(地球后来给我们仨下的一个定义是,万年垫底王,因为收东西收的巨慢)。扎西说昨天下雪了,今天山上会特别难走,让我们加点钱。卖方市场,碰到这种事也很没辙。反正是最后1400,3个包,3个人一起骑马上垭口。这个时候下日乌且的牧民家的女儿带着2匹马也来了。催促我们,你们快点啊,今天还有雪呢。
果然下完雪以后上垭口的路变得很难走,泥泞,全都是水坑。也还挺冷的。由于都在马上没有时间看更多的风景,路上碰到一个小海子,美的不要不要的,然而并没有下马去看。出发的时候,碰到一个大侠,恁冷的天没穿袜子,裤子挽到膝盖,我们走,他也走,但是后来他走的很快,再后来我在山上已经看不到他了,他穿深色衣服,在裸露出来的黑色岩石中特别不好找。就跟小说里写的世外高人一样,粗线一下下,然后又消失,来无影去无踪,没人知道他在哪边住。好吧,我承认这段就是我想写点废话,我碰到好玩的人和好玩的事,废话会特别多。

海拔4850,扎西跳下马来,说,这里就是了。我抬头一看,前面有个垭口,不高,再有50米就上去,神奇的是垭口那边有个人,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小哥。我们冲他挥手,他也冲我们挥手,然后,扭脸走了。。。就TM 50米,等等我们会死啊!当然,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个小哥是神州大地上盛开的一朵奇葩。那么就叫他奇葩哥吧。奇葩哥看到我们下马了,迅速的翻垭口遁走了。哥还想跟他喊句话,一句话没喊完人就不见了。等着吧,以哥的体力,虐你是分分钟的,当然啦,这样的话也只有我这种马后炮以及狐假虎威的人才嚷嚷的出来的。垭口的雪是很大,扎西卸完包以后就回去了。我们为了骑马穿的都老厚了,这下要翻垭口了,横不能穿着羽绒服和羽绒裤翻垭口吧,会热死的呀呀呀呀~我帅气的把登山杖往雪里一戳,杖没进去了半截,咕……真的好夸张。把马扎打开放到雪上,要坐在马扎上换裤子,一屁股下去,就坐到雪了,因为雪把马扎没过去了,做下去的时候就会坐到雪上。。。所以还是很尴尬的,迅速换完衣服站起来,发现腿是软的。我很久没碰到过腿软的情况了。努力的把包上的的腰扣扣上,发现自己真是瘦了,再瘦一点腰扣都没用了。再紧紧腰扣,吸口气,拿起登山杖出发。的确如哥所说,不是爬,是挪,一步步的挪到4900的垭口上,翻个垭口用了好几分钟感觉,虽然并没有多高。到垭口后,照例拍段视频留念,垭口很窄,一个人站上去刚好,两个人站上去略挤。哥跟地球俩人在垭口站着,看着我我在离垭口上方2米远的地方深情的胡说八道。俩人觉得我好无聊,准备先下撤,俩人走的时候,哥特别关心的说,草草,万一不小心滚下去的话,一定看好方向,往这边滚,要是又滚回去的话,翻垭口很费劲的!我……!

总以为翻垭口费劲,没想到翻过去也费劲,因为昨天下了场雪,垭口这边多少也被雪覆盖到了,但是太阳一出来,这边的雪就化了。走起来灰常,销魂,还好戴雪套了。一路走,一路滑。一不小心右腿滑坠,左边的登山杖死死的撑住了,撇的大腿内侧筋疼。恨不得一直弯着腰走路。就酱,默默的从雪线走下来,走到溪流,走到草地。哥已经快甩我八千里了,我估计若不是怕我出事儿,地球也甩我六千里了。地球在前面慢慢的走。然而我的体力也消耗蛮大,早上吃的饭在翻完垭口以后消失殆尽,这一路下坡都是提心吊胆的,用尽体内的洪荒之力。到好走的路上了,我歇菜了,我真的饿啊,我走不动,肚子里空空如也,我又开始想念好吃的,于是时不时的,蹭地球一点点干粮,我包里的干粮不好吃,我不想吃。哥在前面已经追到奇葩哥好多次了,每次都为了等我们让奇葩哥又超过去。

再插播一段广告吧。在往冬季牧场走的路上,我们先碰到了一队马帮,30多匹马,背的啥都有,2个大煤气罐,还有若干设备。我们还很纳闷。再往下走,碰到了一队演员。花痴一下,有小鲜肉有大叔,有美女有帅哥。顺便还跟导演聊了会儿天。他们在拍一部纪录片,名字叫《撒野》,从巴旺海那边的保护站开始,一直要走到海螺沟出来。已经走了十天了,还要接着往下走。预计明年3月份上映,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毕竟,我还跟帅哥导演合了个影呢。当然,比起帅哥美女,哥更喜欢队伍里的内个大狼青,我一般喜欢,哈哈。

帅哥和美女说前面不远就是冬季牧场了,然而我已经饿的前心贴后背了。没走多远,路边有藏民的帐篷了,看着天色也不是很早了,再往前走关键是我也走不动了。先灌了一瓶可乐,稍微好一点,我们仨一商量,不如就在这边扎营,守着藏民家,一切都方便。他们用塑料布搭了一个很大的帐篷,我们去的时候只有藏民大哥一个人在家,大哥说其他人都去采药了,采柴胡,就是柴胡口服液的柴胡。进去一看,奇葩哥和奇葩哥的同伴也在,奇葩哥的同伴体力超好,早就到这边了。奇葩哥的同伴花了50元,不搭帐篷了,住在藏民大哥家,包一早一晚两顿饭。我们找了块稍微平整的地方搭起帐篷来。由于天气早且不下雨,获得了殊荣,就是我把地球的隧道帐给占了,他跟哥,俩人住一起了。
晚上哥表示没胃口,不想吃我们带的挂面,于是哥准备吃方便面,我买了根香肠,跟挂面一起煮了,味道没的说。。。晚上跟藏民玩儿了一会儿,双方都表示玩耍的很愉快,然后就回去睡觉了。这边睡觉不是特别冷,温润的气息。舒服,吃了片安定,安安定定的睡到天亮。

10月1日,冬季牧场-贡嘎寺,你是想死啊还是想死啊还是想死啊。
早起,当然我们仨又大大的腐败了下。然后把包里多余的面拿出来给藏民大哥了。我们出发的时候,帐篷已经晒得很干了,而且太阳日上三竿。藏民大哥家要去挖药材的小弟小妹们都已经出发了。奇葩哥的同伴早就走了,而且走的时候很霸气的甩给我们一句话:让奇葩跟你们一起走啊!我们就莫名其妙的多收了一个奇葩。不过想来奇葩哥也是够奇葩了,压根不鸟我们,比我们提前了一个小时出发。所以当我们出发的时候,阳光明媚,天气晴朗,山间的风都透亮无比。我们仨前脚刚走,后面来了一个大汉,往草地上一坐,哎呀,累死我了,有吃的吗?藏民大哥笑嘻嘻的说,有有!然后内大汉又说,后面我同伴来了以后,让他们去贡嘎寺找我。好大的口气好嘛,好吧,请大家记住他,他也是神州大地上盛开的一朵奇葩,后来知道是德州的,我就喊他扒鸡哥,扒鸡哥也很乐意的接收了这个外号。

走的时候,机智的我买了一瓶乐虎(严重感谢这瓶乐虎)。越往前走,要过桥,5次,第一次,过2个桥,收费20元;第二次,过3个桥,收费30元。我们交完钱就开始往前走,在过完一处桥之后找不到路了,因为全都是石头滩,顺着石头滩往下走了一百多米,已然没发现路,我们仨在石滩上各种寻么,后来不得已又折返到桥那边,结果发现路就在桥的靠上一点点。这个时间大概浪费了20分钟。

路很明显,就是不太好走,一开始还好,路都在草甸子上,地是干巴的,要围着山绕;走完这段草甸子的路,就是矮矮的灌木丛,也还可以,毕竟跟草甸子没有差太多,不过山势已经开始陡了,若是一脚踩空,滚下去也够受的啦;再走完这段灌木丛,就是原始森林一样的地方右边云杉从峡谷里笔直的涨起来,几十米的落差,再往下就是哗哗的水流,颜色很美;右侧也是高大的云杉,得仰头才能看到树梢。中间的路不是很好走,被若干个水坑均匀的分开,水坑里混杂着雨水、雪水、露水、马汗、马尿、马粪,本来味道就不好,还要在这样的泥坑里走,我老想踩旁边的草,可是旁边的草下面就是陡坡,踩不好就呵呵了。想想我这条小生命还是挺值得珍惜的,一路在水坑里走过去。这还OK啦,最要命的是,因为沿着山体走嘛,山总有沟沟壑壑,每到下坡的时候我都默默地开心一下,再崩溃一下。开心是因为下坡,崩溃是因为要过桥和上坡,走过七藏沟后,我可知道内些滑滑的、光溜溜的树木怎么想的。。。所以下坡的时候开心,过桥的时候哆嗦着,过完桥就是一个上坡,上坡之后呢,又是绕山走,感觉无穷无尽的循环。

终于在后半程,我们把奇葩哥追上了。内天天气特别热,喝了好多水,最后我的水都喝完了,我就直接拿农夫山泉的瓶子灌山间的泉水喝。奇葩哥的杯子在裤子侧兜放着,丢了一个,所以奇葩哥喝水只能靠山涧的水了。哥在路上捡了一个杯子,给奇葩哥了,奇葩哥才能用杯子存一点水。所以奇葩哥很感激哥,跟哥聊了几句。这样开启了我们的聊天之旅。但是奇葩哥实在是话不多,我们也累,没多聊。
如我之前描述,一直是上上下下的享受,我都快崩溃了。我问哥,还多远。哥看了看说,2.5公里到三岔,不过还有200米上升,到三岔后就可以坐摩托了。我很激动,不就2.5公里嘛,又不是25公里。哥说让我走快点,把最后的乐虎灌倒肚子里,开开心心的飞奔了,看到希望了。因为感觉有希望了,这段路程我都超过地球了。插播一下,地球说在这段路程上,他听到背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排除有某种大型野生食肉动物跟着他,想想还挺后怕的。
40分钟后……哥,帮忙看下轨迹还多远,哥看了看说,还有2公里。噗,我一口老血没吐出来。绿野老死机,真是坑爹啊。。。我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说我包轻吧,25斤总是有的,中午也没吃多少东西,还是高原,还背着包走了这么远,宝宝真的累啊。要不是我没力气哭,我一定哭一个给你们看!哼!就这样被哥一路骗,我已经感觉到太阳落山了,但是由于我一直在往上走,所以总能晒到太阳,终于,当太阳也撑不住落山了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不在南北的路上走了,而是折到东西的路上了,又上升下降了不知多少。我想我都快没有感觉了,只会慢腾腾的傻走了。地球和奇葩哥也是,也没啥精神了感觉。
终于,在天擦黑的时候,我听到前面有人吵架。我一激动,跑过去。哥在和一个喇嘛吵架。原因是酱紫的,喇嘛要收20元的门票,哥怕喇嘛骗人,然后让喇嘛说一下白教的历史,创始人,最近的活佛是谁,上一任活佛什么时候圆寂的(贡嘎寺是白教寺庙);这个喇嘛不肯讲还是怎么的,俩人吵吵起来了,给我乐的。他们吵他们的,我顺眼看了下喇嘛放在窗台上的碗,里面有半碗面条,以及,我喜欢吃的牦牛肉。。。真口水,真的馋啊我是。后来?那肯定我们买票咯;买完票我们每人30元,让摩托车把我们送到了贡嘎寺。贡嘎寺住宿比帐篷肯定是好了不知道多少,不过国庆期间床铺70元/人。其实也无所谓了。。。。

我们仨已然饿的不要不要的了。于是买了方便面和火腿肠去楼上的火塘旁边吃。吃着吃着,有人推门进来,是奇葩哥,再吃着吃着,又有人推门进来,是扒鸡哥。于是边吃边聊,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看番外篇,那里给大家讲奇葩哥和扒鸡哥的故事,不过番外篇出来的会稍微晚点哈)
藏民说过了10月1日山里就不会下雨了,是真的吗?贡嘎寺没有风,慈祥、和蔼的如同一个年暮的老者,看着世间的沧桑变化,繁花似锦,倾听风带来的故事,听雨的呢喃细语。不过,我去的时候,无风无雨,我不知道要不要给他讲讲人间的故事,他是那样的平和,应该可以把所有的心事都存到这里吧?
伴着漫天的繁星,我滚回去睡觉了。半夜听到隔壁有人吵,哇,银河,哇,好漂亮,哇,能拍下来吗,哇……烦的我,内隔壁的娃,不睡觉么。翻个身继续睡。。。

10月2日,贡嘎寺到子梅垭口,一口气吃四碗饭。
卯日星君当值的极好,早起贡嘎寺晴朗无云,蓝天雪山,嗯。我是被地球的敲门声敲醒的,地球已经起来问另外一个队伍的马帮小哥买了米,喊我起来付账。蜗牛的速度爬起来。出门一看,哇卡,贡嘎,贡嘎,贡嘎,男神啊!触手可及,好美。三岔路口跟哥吵架的小喇嘛也来了,看到贡嘎好激动,他说他在贡嘎寺当喇嘛十几年了,第一次看到这样好看的贡嘎山。于是大家都很激动。饭后,我很认真的绕着贡嘎寺转了一圈,这个寺庙真的很小,与其他的藏传佛教相比。国庆期间,喇嘛们都放假了,所以寺里的殿都没有开门。所以我围着贡嘎寺转了一圈,并没有进到里面参拜。路边的花花开得到时灿烂无比。

从贡嘎寺到下子梅村,路不远,而且很好走,所以我们拒绝了骑摩托的小哥的好意,小哥可郁闷了。但是一路走下去真的很美,路边都是参天大树,都是高大的古杜鹃树,树上挂着好多好多的松萝,这边的环境真真的好。因为天气好,心情好,走起路来也很快。感觉没多远就走到下子梅村了,照例,住在忠一家。忠一家背后就是葱郁的大山,旁边就有一条哗啦啦流水的河,不远的地方还有青稞田和围牛的牧场。在忠一家又偶遇了扒鸡哥,鉴于我们是千年垫底王,所以其他人比我们快也是正常的了,偶遇了,彼此都很开心,互相问了下。扒鸡哥跟他的小伙伴们走散了,所以扒鸡哥自己一个人晃荡。中午愉快的吃了饭,好容易有人烟了,好容易有饭了。忠一的小表弟端了一大锅蒸好的米饭给我们,三个菜吧,忘了是几个菜了,两瓶啤酒,扒鸡哥和地球俩人就开始巴拉饭了,内个内个,风云际会,风卷残云,风平浪静。。。盘子都光的可以照镜子了。扒鸡哥和地球每人吃了四碗米饭。满足,幸福,嗝。。。

吃完饭晒太阳的当,偶遇了哥在北京的小伙伴本尼。本尼见我们就开始嘚啵嘚啵嘚啵聊天,说他的奇遇----这孩子进山的时候,路线跟轨迹差了10米。因为这10米,他就不得不过个河,因为过河,他就不得不卸包。传来传去就成了牧民嘴里的:有个人的包在河里漂了好远,他去追包,包追到了,里面的东西都湿了,他的包可沉了。。。。这样的版本,也真是好玩啊。在我们要去子梅垭口的当,碰到了哥和本尼共同的小伙伴猫儿。猫儿是跟人组队爬那玛峰的。所以,只有走出去,才知道这世界有多大;只有走出去,才知道这世界有多小。
下午去子梅垭口扎营。在子梅垭口看贡嘎山,究竟有多美。。。去过的我就不说了,说了也没用;没去过的也不说了,说了也没用。
不过晚上到时踏踏实实的看了回星空。大概是很久没在高原看星空了,清澈透亮,繁星点点,摇摇欲坠,触手可及……就是太冷,穿羽绒服和羽绒裤都不好使。

10月3日,子梅垭口-草科,那一场难忘的插曲
早起看日出,发现完全没有赶脚。因为日出被贡嘎山挡住了呀,所以当我们看到太阳的时候已经“嘭”的一下直接从山的那边跳出来了啊。美是美的,就是太直接了,让人好失望。

我们不是千年垫底王嘛,等各路人马神仙妖怪都退去的时候,我们仨慢慢的收帐篷打包呢。该走的都走了,包括小面包车。我们讨论了下,决定走大路,因为大路安全,嘿嘿,我们都很珍惜自己的小生命。一路无车,一路无人,又长又折的路顺着山势往下走,对面是漂漂的雪山、森林、溪流,边走边欣赏风景是极好的。本来我们想3个小时走到忠一家的,万万没想到,我们只用了1个多小时。

故事是这样的展开的。我们仨开开心心的往下走,哥走的最快,蹭蹭蹭往前窜,眼看又甩我们八条街。我跟地球我俩一起走,一个人开手机;一个人开音箱,眯着眼睛晒着太阳听着歌。多和谐,多开心的一幅画面。忽然,前面出现了一头牦牛,我碰到孤独的牦牛的时候我都是要离它远一点的,这样的牦牛脾气一般不太好,况且我一身红,衣服裤子包包,帽子手套雪套,连围脖都是红的,红红惹牛爱啊。。。这个时候,善于捕捉镜头的哥,在我们前面一百多米的地方开始给牦牛拍照,咔嚓了几张之后,牦牛忽然间开始发飙了,奔跑着冲向哥,哥就穿了一件单衣服,还是橘黄色的。。。一般人吧,急了就会上房,但是内个地儿没房可上啊,所以哥就噌的一下跑到左手边的山坡上去了,而且哥很机智的不再瞅牦牛了。然而我们不知道他跟牦牛是个什么状况啊,我们只看到牦牛在离哥几米远的地方停下来了,而且一直在瞅着哥,我们怕牦牛冲到哥那边去,也怕牦牛不开心了冲过来。我好捉急。

地球建议,这样不好,这样牦牛一冲过来你就歇菜了,我们得切下去,切过这段就好。
我侧脸一看,我的妈呀,60度的大坡,我不敢。那我也不能站在路上啊,所以我看到离路1米多的地方有个凸出来的石头,于是我默默的过去,坐在石头上,尝试着往下切,事实上太难了,因为路都是挖掘机开出来的,路边都是碎石头。
地球问我,怎样,能切吗?
我说悬,我切不了。
这个时候地球说,我先切一下试试,你跟着我的路线走,这样我们硬切一条路下去。
想想也是可以的,告诉他慢慢的,他说好。
他慢慢的切过去了,我觉得我也可以,于是准备离开坐着的内快石头往下切。当我屁股离开内块石头的时候,我脚不小心蹬了一块碎石下去,我看到碎石往下滚了十几米才停住,我很不安。然后我看了看周围,也全都是碎石头,若是不小心踩空,或者是什么的,可够我喝一壶的;所以我寻思,还是退回去到刚刚内块石头上吧。我真是图样图森破了,因为背着大包,包都怼着石头了,俩手每个收都套着登山杖,根本没有富裕的空间和体力供我翻身,供我再返回到内块石头上去。我很尴尬的被吊在半空中了。
哥就默默的和牦牛对峙着;我就默默的以一个奇怪的看似随时可能滑坠但是暂时还安全的姿势坐在全都是碎石的山坡上;地球还在往下走。不知过了多久,好像也没多久,远远地看到有一辆小面包车开上来了。我就看着它爬坡,看着它接近一点点,一点点。还好,没多久,就开到哥身边了,下来个人,我一看是忠一,忠一拿石头把牦牛赶跑了。然后哥跟他说话,我急了,我还在碎石坡上呢,我拼命喊,忠一忠一,忠一忠一~然而忠一不知道没听到还是怎样的,也不过来,后来可能是忠一车里的人发现了我,跟他说,他才着急吗慌的开车过来,下车后一把就把我拽上来了,我真真的是瀑布汗啊。第一件事是用魔术头巾把脸盖起来(丢啥都不能丢脸,嗯);第二件事是跟忠一道谢;第三件事儿是跟忠一车里坐着的一群好奇的人们说,没事儿没事儿,我好着呢。鬼才知道我好不好,等忠一他们走了,我掏出手机,手机在我冲锋衣的口袋里放着的,冲锋衣里面是抓绒,抓绒里面还有一件。本来手机屏幕应该是干干的,经过这么一场,我手机上已经湿哒哒的,跟三伏天在没空调的房间里打了10分钟电话一样的内种湿。
我已经没有心情再沿路慢慢溜达下山。所以当第一个空空的面包车听到我身边,问我,美女,要不要坐车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就爬上去了。我腿软。

到忠一家,发现本尼又遇到了2个小伙伴。他们俩是一对儿,从子梅垭口切到另外一个特别美的垭口去了,然后又回来,好吧,这个垭口有机会我也要去,抱歉不公布这个垭口的名字了。吃完饭,哦,对了,本尼好像吃了5碗饭,地球也差不多。。。

午饭后就去巴旺海了,我觉得巴旺海甚美,旁边就是雪山,海子的颜色也是,个别区域的海子的颜色跟九寨沟有一拼的。然后慢慢走到保护站,在那边跟当地司机撕逼+扯皮大概半小时,最后顺利的到达了草科。到草科能干吗?当然是泡温泉,喝啤酒,吃草科鸡了。

总是说风景人事在路上,欢喜感动在心里,每次写游记的时候很想写出那些感动,那些让我哭,让我笑或者哭笑不得的故事,不过,总是写着写着就写成流水账了。六天的行程很快就结束了,看过很多游记,我这篇未必是最好看的,但是是我最真实的感受。另外,2000哥,地球,感谢一路有你们,记得一路的欢笑哦~TKX~
 


三个人的贡嘎小分队--2016年十一活动[42.6k]
草草儿 16-10-23 22:19:03
又见草草的游记![65]
咕咚来了 16-10-26 12:40:25
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游记了,等配图,等加精,等番外[0]
问心不答 16-10-26 12:54:49
写的真好,一口气读完是必须的[0]
baitianlang 16-10-28 00:0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