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月光下的风流韵事
 作者月下大兵
 时间2016年11月15日 09:16:54
  

 

下车之后,石碑告诉我:线路调整。心里暗自窃喜,终于不用钻林子,可以走自己最喜欢的路线了——漫步在一望无际的高山草甸,离开显示屏的双眼终于可以尽情的眺望远方。远处,西边的石城峰,东边的京城最高海拔,在白雪的覆盖下,像一位翩翩起舞的仙女,又如一朵娇嫩欲滴的雪莲,显得如此迷人……
雪还没有化净,气温略高,阳光很舒服,天空蔚蓝,脚下的路依然泥泞。举目远眺,一条之字形的栈道直通山顶,心里暗自失落,这里终究逃脱不了被开发成景区噩梦。留给户外人的地方还有多少?
走过一段蜿蜒小路,来到夏子身边,心情略感沉重,眼前的风光这样祥和,想象不到她那天经历了什么,让她永远留在了这座山脊。她的离去,是雪山的追求,抑或是草甸的挽留;她的离去,并不能阻止后人登山的脚步,她化身为一座丰碑,为越来越多的登山人指明方向,默默提醒着高山的残酷。
去年的营地还在,帐篷却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刺眼的人工建筑,商业垃圾。在草甸之上,这些文明是如此的刺眼。经历亿万年风雪洗礼的这片绿色,即将消失于不久之后的现代文明之手。
垭口的风有点大,数十米之外的玛尼堆,是本次行程的最高点,对于有登顶强迫症的我来说,虽然没有什么爬升,姑且也算是一次登顶吧。一只大鸟在头顶盘旋,是那样自由自在,就像此刻的我们。
连续的两次下降,因为有雪的缘故,可能是这次行程中最轻松的一段路了,毕竟不用费力爬升,蹲下慢慢滑着就是了,旁边还有树,可以保证安全。
左右两边的景色不停的变换,天上的云彩随风缓缓移动,偶尔有几架飞机从头顶飞过,不知他们能否看到下面这条山脊上,有一群虔诚的精灵,正在修行。
行程不算太长,很轻松,就到了营地,太阳还没下山。不久,帐篷就扎好了,没有钢筋混凝土的生活就是这么奇妙——简的豪宅,我的小绿,头顶的夕阳,脚下的山涧,耳畔的清风徐来,远处的水波不兴,还有周围的若干顶帐篷,造型各异,色彩纷呈。
夕阳西下,酒会开始。丰盛的食物,香喷喷的美酒,动听的歌曲,忘我的舞姿,欢乐的笑声,放松的心情。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曹公当年应该也是如此。不同的地方在于,陪伴他的是千军万马,而陪伴我们的,则是简单的快门、罗布泊的黄酒、草原狼的羊肉、果实丰收的喜悦、木斗大师的炊烟哲理、红袍君子的兰花茶香、空降先生的摸骨神功、康师傅的伟人言语、还有那老大海里讲不完的故事;镜子里映出的,是一头爱吃虾米的灰熊;一尊美酒里品味的,是甘甜的精彩人生;还有那东边那澎湖湾里小A姑娘和老C船长的动人传说……
不知不觉,将近午夜,月亮依旧挂在枝头,星星却在眨眼,营地的夜景也是如此的美妙。钻进睡袋,此起彼伏的呼噜,映射出大家甜美的梦乡。
次日,无风,阳光更加明媚,照在身上暖烘烘的,就像母亲的双手抚摸,这是大自然的馈赠。
早餐之后,出发拔营。经过昨天的畅饮,行囊今天更加轻松。顷刻,既到实心楼。若隐若现的长城遗迹,拔地而起的烽火台,坚固的基础,残缺的墙壁,讲述着那段不平凡的铮铮岁月。戚将军也许不会想到,还有这么一群人,在隆冬严寒,顶风冒雪来到这里欣赏他的作品。
小憩之后,继续前行。留言壁,这是驴友挥毫的宣纸,不同的字体,相同的心情,叙述着艰辛而又多彩的徒步经历,有的是爱情,的是友情、还有的,是世间的无奈。
黄草梁的玛尼堆,不远处的十里坪。快乐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错过的旅程,下次还会继续等我吗?驴行不易,且行且珍惜。


这个贴子最后由 月下大兵 2016年11月15日 11:10:05 编辑

 


月光下的风流韵事[4.1k]
月下大兵 16-11-15 09:16:54
年度最佳DJ小鲜肉竟有文人墨客之文采,赞!赞!赞!感谢小强驴为我们留下美好回忆![0]
Jane简 16-11-15 09:29:56